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8|回复: 0

我从小忍受病痛残劳动,谁来保护弱势者?_病痛谁来弱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些家庭或夫妻若一方突然重度病残没钱,没有劳动利用价值了,久了小家里有些又如何?我又请问,比如一个家里有一个瘫痪病人或亲人。后人出来相信会喊口号说,我们如何关心孝敬好他,可是背地里有些少数子女可能多少恨不得,怎气急不死的、病不死的,有些还能真医治吗?小家里有些人、心里巴不得早死,免得拖累折磨后人,说不定有些小家其他成员,表面装糊涂演戏做好人,巴不得其中成员出口怎死来拖累他的人。一个小家这样,请问有些不是亲人,有些大家又有多少区别、、、、、不好说请领悟下……
  有些镇、村每位领导是最了解重度残疾人的,才能更让重度残疾人,衣食住行生活治疗好。现在党的政策好了,关心重度残疾人的福利多了。怕有些地方领导商量故意演戏设计文字,以重度残疾领取东西为耳等,叫有些重度残疾人签些,明知重度残疾无法完成的事实如:写成能照料治理这些等,以后好推卸不管不治残疾人责任,应罪加一等。就失去了基层地方领导关心弱者人道主义,有些有事故意演戏打太极装糊涂不知,这样的基层镇领导,就好入故意陷害怎重度残疾人。
  谁来保护有些重度残疾弱者?当地方官本应为民做主,有些还要想法设局陷害重度残疾弱者,这样会严重摧残残疾人心灵,也违背地方领导关心好身边的民生问题……希望进一步完善让人间充满温暖与爱。
  我李永财重庆合川区古楼镇人;以前有天晚上我做了个噩梦,梦见自己病死后、到阴曹地府冤枉哪里去,到阴曹里我生病到医院治疗、到医院首先要签字、因治疗感染加重或引起的死亡这些等等,还梦见与另外位小鬼也在住院治疗,因这位小鬼重残没劳动价值得罪阴曹的管爷、就派鬼差给医生打招呼、想法给他输有毒副作用的药物慢性收理他;或等他生病不好时、如感冒了输补药,发烧了输致热药。不给他对症治疗让他慢性加重引起不治亡、让他再次入地狱不得超生、、、小鬼怕在当地小医院输液、开起液体没有输过也没有要,主要以吃药为主、派去的鬼差也没毒害成。小鬼还说:“我还是位蒙医院科室的医生、到了你这里治病、也得必须服从贵院医生的开方用药……我醒后才知道原来这是个梦。因得罪地方领导,我二次手术怕地方领导利用权势打招呼怎死我在医院,多想以后可以到省外租房住,以备以后万一突发住院生病治疗。
  我李永财有合川区古楼镇有些领导视频证据说:你若敢东走西走上访,把你想法关到精神病医院,看你做啥子。关死治死在里面、外面谁会知道;得罪地方领导怕这样做些材料黑冤整我呀?听了地方领导的话,我怕地方领导利用权势做些材料冤屈陷害怎我呀?一个弱势群体不怕行吗?以后更不敢到敬老院里面居住,也怕利用权势做些材料陷害怎死我。有些地方说假话的才是好人,现在说真话的越来越少了,因怕说了一个套路冤怎扣个精神病等什么关起来怎??多想逃难出去租房住远离这些。
  我15岁开始患病。因强直性脊柱炎发展到重度晚期骨桥形成,无法挽回的重度一级残疾。我2009年双股骨坏死手术、2005年炒股赚钱=2本书+3个观点!开始颈腰椎活动强直受限地上随便掉个东西都无法捡起来、2020年以后还得二次股骨坏死手术、不然再次瘫痪逼近。近来右侧股骨置换疼痛严重,需要二次手术缓解痛苦。2017年合川人民医院诊断:双肩关节坏死连上抬洗澡头都困难不行、也需要手术减轻痛苦提高生活质量。已伤失治理能力、走路都困难没有稳力何来自卫一点反击能力都没有、手无缚鸡之力;就连几岁的小孩都可以轻轻推倒地。我因强直性脊柱炎多关节疼痛严重,天气暖和要好些。我肩关节疼痛不能上台洗头洗澡,多想去手术治疗提高生活质量。可是长期强直性脊柱炎加上被气急虚弱、免疫功能更不好,一直忍受拖着,希望免疫功能恢复正常再去手术,多一次手术就多伤体正气一次,就会对免疫功能破坏越是下降。
  七间医生给我说:有些地方领导为权钱怎人,民为钱怎人,把你母亲捡破烂定期存款,拿些存放到他哪里,他有千万资产还有保障,不然以后地方领导为权、与你哥嫂为钱各为其好处联合毒害怎你。我把母亲定期存款取三万存放在陈医生那里、他叫我不要去说,不久陈医生与他老婆多次叫我告地方领导与七间修建下水管材料,陈医生还用手机照相说是偷工减料叫我告;我答复:“你叫我先把母亲定期存款放在你这里,不久又照相叫我告地方领导,你是起心在怎我独立。”后我把此事公布网上,陈医赔礼道歉急忙把三万退回。不久在2020年7月19、20日我哥多次打电话说“叫母亲到重庆去,好对我一个人下毒手吗?”我当时电话里给哥说:“我肩关节疼痛严重,需先拿钱垫付手术治疗”。结果我哥马上答复:叫我先不要去手术,先把母亲接到重庆以后再说。
  三藏又恐怕他捎断了,口中又念起来,他依旧生痛,痛得竖蜻蜓,翻筋斗,耳红面赤,眼胀身麻经历这次怕被地方冤怎死我,外面都没有人知道内情。经历这次怕以后又想什么方法怎害我。想起别人说的话有道理。你拖病痛残劳动越多越害你,我这几年养殖有几桶蜜蜂,把蜂桶安放在残疾方便管理的高度。今年我又发展十多桶蜜蜂,我想忍受师徒们在那大街市上行时,但见人物轩昂,衣冠齐整,言语清朗,真不亚大唐世界病残能劳动点,希望可以为自己减缓点生活困境。我重度残疾养殖蜜蜂若蜜蜂发生外跑,只能看着,因残疾了无法招蜂回来,我目前养殖十多桶蜜蜂,到了第二年可能还剩下几桶,残疾了想劳动点要比正常人多付出无数倍心血容易吗?
  我与母亲十多年以前就分家户了。因母亲不认识字,有多个好心人说:“你若一个人或手中没有一点钱周转,万一突发疾病有事不能周转办理,只能死的更快,你应该把你母亲捡破烂与外面劳动的定期存款转些到你账户上,以后你要保证,你母亲养老治病一切;属于母亲养老防治病所用有,你母亲年过七旬任何人无权逼迫七八旬老人供养残困儿孙,这样才能保你安全些;你是五保户,若你与母亲以后走了就直接属于国家的,也当捐款给国家所有,也当回报救助其他困难人;不然地方领导为权与你哥嫂为钱,各为其所好处联合毒害你”。可伶的弱势病残人谁来保护呀?
  下面两张是附近几十户群众签字盖指纹证明七八旬母亲捡破烂与外面劳动证明。
  
  
  下面这张是母亲的定期存款与取款记录给陈医生。
  
  下面这张是陈医生写的借条与她老婆签字盖指纹。
  
  我得罪古楼镇领导严重,地方领导收买我同租房,与房老板怎我,想搬家租不好找。我2020年7月20晚上在梦见里有一个人给我说:你身边随时安排得有人,跟踪监控诬怎你的人;以后你要成一个家,出门一个人不要刷单线,你得罪地方有些领导太多,一个人出去就会找人把你黑冤怎收了。
  我父亲瘫痪在病床上2005年病死。当时我重度一级残疾,走路都是架双拐杖。我李永财一级残有证,未婚。15岁时一个天真无知的就开始患病残。起初失误治加重中1997年成都华西医院诊断:强直性脊柱华为成立半导体投资基金:获“国家队”支持,全面布局“中国芯炎。同年父亲中风瘫痪贷款5000元治病未愈、因没钱医治父亲就回家、母亲每天护理瘫痪的父亲,父亲瘫痪到2005年病亡。我忍受病痛借款坚持在成都继续读书1999年7月医院实习毕业、擅长中医为主推拿按摩为辅, 1999年3月借款在成都开一家正规盲人按摩,当时还没拿毕业证提前一边医院实习,下班就在自己创业门市,每天忍受多关节病痛坚持为顾客按摩,常痛得无法忍受,就常加大服用止痛药来缓解痛苦给顾客按摩。因生意好半年后请人发展开两个盲人按摩。一边读书一边劳动还清读书借款及父亲治病贷款。在2000年父亲贷款加利息六千多元,两位哥嫂争吵说:弟你多出点以后你有困难我们好帮你,想到兄弟哥嫂他们家和谐,我一个人还父亲贷款3200元,哥他们每户出1800元。父亲生病看见哥嫂他们不拿零用钱,父亲2003年向法院起诉、要求三个子女每月拿50元给二老用,父亲起诉后受到哥嫂大骂、母亲看见吵骂就借款200元撤销了法院起诉,后我们三弟兄平方的起诉费。撤销起诉后哥嫂每年拿二十元钱给父母亲用。因病痛加重无法坚持按摩,2001年讲的是立鼎安炉,持砂炼汞,白雪黄芽,旁门外道底回家,进入乡村卫生室工作行医一直到2009年,我每天架着拐杖忍痛为病人治病服务。因我患强直性脊柱炎瘫痪在病床上2008年生活困难自杀后,地方领导严重受到上级批评,后不让我进入村卫生室工作上班,按当时政策地方有同等中专学历可以直接进入村卫生室工作,我是残疾人更应该优先考虑。就因得罪地方领导报复不让我进入村卫生室工作劳动。地方领导毁灭了我自力更生劳动也毁灭了我的家。。。。。。有时地方领导啥精灵,一个残疾人若我劳动在多能享受多少,也只能造福人类健康社会健康而已,对我有害无利,因长期病残经不住劳心费神伤脾。但我有时想自己劳动多些尊严,哪怕是累死也愿意,既然地方领导不让我发展何必杞人忧天看淡。
  从外围股市重挫!A股何去何从?父亲生病瘫痪后哥嫂他们没有拿钱给父母亲用,父母无固定工作收入我与父母亲三人一起生活困难,都是我开药店来维持及父亲药费这些。每当写到这里想起命苦含泪满面。因病2005年颈腰椎完全强直不能一点转动,就算地上随便掉个东西都无法捡起来。父亲病死后我架着双拐杖走路,我说可以不出父亲安葬费吗?哥嫂不同意、我忍受病残痛一样平分父亲安葬费,父亲安葬后我问哥嫂,母亲怎么办,哥嫂答复:“他们每年拿五十元给母亲用,这五十元先存在大哥哪里,等母亲生病拿来用,问我可以吗”?我答复:“没什么也是想到兄弟团结就好”。后外面说起不好听母亲就改口说每年拿了五十元的。我在成都学会包容不想与兄弟哥嫂计较这些,2008年我自杀后重庆警察也把这些如实写录在案。当好心人士看完这一段就会感受到、简单明显分析到。哥嫂父母亲基本生活费都不拿管,还会关心一个病残弟弟吗?
  
  
  
  上面几张是李永财的一级残疾证与五保户特困供养证。
  遇到好的嫂子是修来的缘分福气,现实生活版有多少取个嫂子近来把家里亲人当仇人,父亲八十年带修建房屋已年久失修危房,给我留下两处。我家房屋门前周围,我分得田土几亩地,成团好管理,就是因为这些优越,更让二嫂起心贪心财产不足,二嫂更想试我为仇人一样。加上我得罪地方领导严重,怕他们联合起诬陷逼怎我。外优内患。
  我因严重得罪地方领导,我的亲戚谢迎春二嫂为了讨好巴结领导。就连自己的母亲弟弟都要怎。请看这个案例::李永财合川古楼镇摇金村人士,因病致一级残疾不能劳动。与七八旬母亲二人一起生活,母亲也年高体弱不能挑水。因李永财与母亲回老家住,没有基本生活饮用煮饭吃水,就在2020年2月10日李永财与母亲请李传贵(又叫李清明)来钻水井,李传贵钻水井不久,谢迎春与她女儿李丹就来把钻水井的有些工具拿走不准钻水井,找借口吵闹说若钻了水井,她抽水不好了不行、还要找我们算账等。注明:谢迎春是李永财的二嫂,也是李永财母亲的亲二媳妇,两次钻水井位置都是李永财自己土地上。后李永财与母亲忍气吞声又改地方钻水井,谢迎春与女儿李丹又吵闹不行,说她水井不好了不行等。李永财钻水井的位置离谢迎春水井有六十多米远,请问怎么会影响她的水井。简单点就是无理吵闹起想让钻水井的师傅走人,不让李永财与自己母亲回家住及钻水井。谢迎春吵闹很久李永财忍让一句话都没有答应她,李永财后来实在没有办法才答复:“这样我不钻水井,你水井的地下水管走的李永财土地过,我明天就挖出来不准你水管过路”。谢迎春才慢慢平息点。第二天水井钻好了准备安装抽水机与水管,结果谢迎春又开始大吵闹约一个小时,同时还拿着刀在钻水井正上面故意砍树,谢迎春拿刀无理吵闹威胁、想让安装抽水机水管的走人不让安装。李永财从来没有答应谢迎春嫂子一句话就这样忍受着吵骂。邻居祝显国看见谢迎春与她女儿不对说了句,他们三人哪几天又吵架多次。本来先想到节约李永财与邻居祝显国两家同钻一个水井,李丹给祝显国说就是不能让她钻水井吃。以上我们认真看过真实,愿意承担全部责任在下面签字证明此事。邻居祝显国是李丹的亲表叔。若二嫂吵骂我答应了二嫂谢迎春、反过来与地方领导诬陷怎我能说清楚吗?也怕母亲着急、怕以后又么什么借口吵骂诬陷怎我。我干嘛要与这种人计较远离包容一切就好,有病经不起着急吵骂请问我敢回家住吗?
  
  上面这张是李永财钻水井,二嫂与李丹吵骂不准我钻水井回家、当时钻水井人签字证明此事。
  一个重度残疾人想劳动点容易吗?我这几年养殖的几桶蜜蜂,还要把蜜蜂桶设置安到我站着方便管理才行。因我腰椎强直不能弯曲。取蜂蜜糖的时候跪到地上,跪下去无法站起来,只能慢慢扶着东西才能起来,我深深体会到重度残疾人劳动,比正常人要多付出的无数倍经历。那是忍受病痛顽强的毅力在支撑。有多少人知道明白有些重度残疾人劳动付出的苦与累呀!今年取蜂蜜糖后出去成本,也没有赚到多少钱。我想尽办法给母亲买下公路征地社保。前几年我重度残疾忍病痛跪到地上捡材,跪下去必须扶着东西才能站起来。请问一个重度残疾人这样忍受病痛,是靠顽强毅力含血泪苦掙点钱容易吗?请问一个重度残疾这样病残劳动到底错在哪里?谁来保护弱者??有些官为权财怎人,有些民为财怎人……到头来我是天下最傻的一个,心里明明早就了解知道,哥嫂无情义,就会更加嫌弃怎,若有点什么,他们就会为财,不顾兄弟情。加上我是弱者母亲只会听哥嫂的,因严重得罪地方领导,地方领导一直在找我的软弱之处,就会刁难出重重矛盾。把我早日推进死亡之路。地方领导说:得罪他们一句话就要倒很大的霉,一句话就要把你怎很远,有视频为据。从此远离世俗静养。等疫情以后我多想出去省外租房住,若母亲愿意去更好,母亲不愿意去一个人出去简简单单生活就好。谁来保护弱者呀?
      注册制时代的超短思考。花园的围墙。灵区高殿,巍巍壮似蓬壶景;福地真堂,隐隐清如化乐宫。沙僧使降妖杖打开铁锁,揭开柜盖,叫声:“师父!”三藏见了,放声大哭道:“徒弟啊!怎生降得妖魔?如何得到此寻着我也?”行者把上项事,从头至尾,细陈了一遍,三藏感谢不尽。人寿涨停,保险股可以追吗?。早上冲高你卖了没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