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58|回复: 0

无言的诀别_诀别无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25 12: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冬夜的寒水
  凛冽刺骨的北风萧瑟,枯叶婆娑,透过浓浓的山雾,皎月泻落在溪边的石子滩上,仿佛一地银霜,使得本就寒冷的冬夜,看上去似乎更加凄楚阴冷。
  “呜呜——”溪畔突然传来一阵女孩的哭啼声,打破了原本沉寂的寒夜。
  “妈妈,冷,水好冷——”寻声而望,溪水中站立着一个约摸四五岁的小女孩,水已淹过小腿,在苍白的月光下,但见她不断地抽泣,双眼透着惊恐与无助,身子慢慢倚着岸堤的石块蜷缩起来,颤颤巍巍不住发抖,喊声已经变得力竭。
  女孩旁蹲着一个约摸三十出头,面容姣好,只是头发蓬乱披肩,嘴中念念有词:“囡囡好久没洗澡了,妈妈给你洗洗干净。”一边说,一边将刺骨的冰水往小女孩身上泼去。
  女孩冷得不住发抖,嘴唇亦有些发青,哆嗦喊道:“妈。。。好冷。。。我不要洗——我不要洗!”
  女人不顾孩子的哭喊声与哀求,还是不断给她身上扑着冰冷的溪水。
  哭喊声变得愈发惨烈,周边的村民闻声披着大衣骂骂咧咧走出来查看。
  但见一个老大爷冲了上来,喊道:“英子啊,这么冷的天,怎么又弄娃娃到这里来洗澡?快点——快点——快把她拉起来!”
  女人面对老大爷的喊话,似乎无动于衷。老大爷一边喊一边上前将孩子抱了起来,道:“莲莲别哭,走,爷爷带你回去换衣服。”
  小女孩声音都已经变得嘶哑:“爷爷好冷,爷爷,我冷,好冷。。。”
  前来围观的两个大妈见状,一边往回走,一边埋怨道:“这是造了什么孽啊?老公跑了,女人疯了,这隔三差五地整这一出,还怎么让街坊们睡觉?”
  老大爷也听到了邻里的抱怨,但却默不作声,只是不断地摇着头,长叹了一口气,紧接着对怀中的小女孩心疼道:“爷爷在,不怕不怕,走,回家去。”
  但见女人突然失心疯般哭喊起来:“还我女儿,还我女儿。。。”

  二、初到我家
  这个女人就是我舅妈,一个身世经历极为坎坷的女人,我觉得“坎坷”二字还不足以形容。那个小女孩便是我的表妹,小名莲莲,确实是“怜怜”,也不知道是不是一切冥冥中注定,莲莲的人生很短暂,这短暂的人生又是何其艰辛。仿佛在给它取名时,上苍已经给他安排了这么一个虐心的人生旅程。
  舅妈打小便是村里出了名的美人胚子,不仅姿色过人,身材亦高挑,说是村花也一点都不为过。只是自幼丧母,父亲另娶,婚后又生了一子,后妈厚此薄彼,是以舅妈在原生家庭度过了一个并不算愉快的童年。
  我的舅舅也是村里面一等一的美男子,当初他们结婚时可谓佳偶天成,郎才女貌十分登对,一度被坊间邻里传为佳话。
  只是好景不长,即便舅妈人美心善家里操持得井井有条,舅舅还是另觅寻欢,大概在表妹三四岁的样子,借着房子的事情,谎称要打离婚证,要做个“假离婚”,天真的舅妈在毫无猜疑的情况下与舅舅打了离婚证,其后舅舅一声不吭净身一人离家出走了。
  舅舅的出走对舅妈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舅妈怎么也想不明白,没有任何征兆,自己的丈夫怎么就说走就走了呢?
  舅舅仿佛人间蒸发一般,一开始舅妈不愿意接受这么一个事实,不断地去打探关于舅舅的音讯,也不知是从哪里传来的消息,说舅舅已在外地另组家庭。
  原本还存有一丝念想的舅妈,被彻底地打垮了。他变得孤僻抑郁,进而开始一个人喃喃自语,再到后来就开始变得疯癫了。这不,冬日三更半夜带着女儿去溪边洗冷水澡,类似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隔三差五都会传到我母亲的耳朵里来,有几次表妹差点让舅妈整得晕厥过去。
  这事在村子里传开了,甚至都传到了镇上,街坊们也是可怜舅妈这对母女,对舅舅这种行径各种谴责,到后来我外公也开始因为这件事受到牵连,总之就是说外公一家造孽,生出这么一个儿子之类的话。
  我母亲屡屡听到关于舅妈一家的事情,总是黯然神伤,心中对她们母女也是怜悯不已。
  那日一早天蒙蒙亮,外公便上门来跟我母亲诉苦,昨晚舅妈半夜又带表妹去溪边洗冷水澡,说到动情处,母亲与外公竟然相对而泣。
  最终他们决定将表妹接到我们家来住,其实舅妈的疯癫症状是间歇性的,正常时对表妹很好,甚至可以说无微不至,但是一旦发作起来就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依稀记得那天母亲和外公组织了近十个壮汉前去接我表妹,因为舅妈带着表妹在二楼,屋门紧闭,外公不得已让人爬到二楼开门,最终经过一番撕扯,才将表妹抢了过来。
  就这样,表妹在我家也算安定了下来,起初舅妈还会经常上门叫骂,说我们抢了她的孩子。但时间一久,她似乎也感受到了表妹在我们家过得确实比之前要好,她也不再纠缠,只是经常会过来看看表妹。
  母亲对我说:“你表妹一家确实可怜,就当自己多生了一个女儿,把她抚养成人。”
  表妹因为舅舅的事情连幼儿园也未上过,到我们家后直接送去上小学了。表妹也算争气,回回考试都是班里第一。
  “表哥,我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找份好工作,好好照顾我妈。”这是表妹最常与我说的一句话。
  她乖巧无比,如果父母下班回来晚时,他会将晚餐准备好,我母亲曾多次告诉她:“莲莲,你只要把书读好,家里的事不用你操心,姑姑自己会做的。”
  也许是她觉得身处我家也算寄人篱下,多多少少有些生分,除了学业保持得优异,在家力所能及的家务都会主动拿起来做,时常让我这个表哥都心疼不已,眼眶中热泪打转。
  我也常常跟她说:“表妹,你不要管家务,只要学习搞好就行,有困难跟我妈讲。”

  三、表妹患病
  时光荏苒,光阴如梭。就这样,表妹在我家相安无事,一住就是六年。
  那年我上高中了,表妹读六年级,也不知从哪天起,表妹开始跟我们说腿疼。
  一开始我父母也并未太在意,寻思着小孩子好动,可能是跑跳过度,导致的肌肉酸痛。
  母亲还叮嘱表妹:“莲莲,最近多休息一下,不要做过于激烈的运动。”
  一晃两礼拜过去,莲莲还是不断地喊腿疼,而且变得愈发严重。于是母亲不敢再耽搁,带着莲莲到了县城医院打算做个检查。
  那是一个阴雨绵绵的礼拜六午后,我毕生难忘的一个下午,老天爷似乎也在为这个悲怆的午后啜泣。我因为调整还未结束,再冲高注意回落风险(7/23)知道母亲与表妹在县城医院,所以上完周六的补习课,便也去了医院。
  我清楚地记得那令人心痛的一幕,医生先是对旁边的助手使了个眼色道:“你把小孩先带到隔壁诊疗室去。”
  我看着护士搭着莲莲瘦小的身躯出了门诊室,但见那个男医生拿着手中的一叠化验单,长长叹了一口气道:“唉,你们必须做好心理准备,这个娃娃可能没得救了。”
  母亲闻言身子都几乎瘫软,颤颤巍巍地接过医生手中的化验单,追问道:“医生,孩子是什么毛病?怎么就没得救了?什么医院好,我们再带去看看?”
  我原本悬着的心也跌到了地表以下,医生的话仿佛就是晴天霹雳,当头一棒。
  原来表妹患的叫骨癌,已是晚期,可能最多也活不过半年。母亲当然不愿意放弃,又辗转带着表妹往市里的医院去寻医求药,但不幸的是,各个医院给出的结论基本一致。
  表妹的疼痛加剧,医生建议截肢或许可以减轻她最后时光的痛苦,母亲于心不忍,最终并未采取医生的建议。
  由于表妹的这种特殊情况,母亲便把舅妈也接到了我家来住。
  那是一段昏暗的日子,仿佛我们家屋顶的那片天空都是被阴霾所笼罩。
  祸不单行,舅妈深更半夜精神病发作,跑到三楼的阳台一跃而下,得亏命大,但也是弄得全身性骨折。
  这下可苦了我的母亲,表妹和舅妈同时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她一边要照顾小的,一边还要伺候大的,原本性情极好的父亲也开始对母亲有了些许的微词,怪她心太善,尽往身上揽事。
  表妹的病情已经开始严重恶化,疼痛使得她夜不能寐,人也瘦得只剩皮包骨头,腿部患处已经开始水肿。因为患处经常敷药浸泡,皮肉都开始变得腐烂,医生每次给她换药,撕扯纱布时,她那因疼痛而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简直令人不忍耳闻。
  每每这个时候,母亲都会独自一个人跑出病房去抹眼泪,母亲后来常常自责说:“要是听医生的建议,将她的腿截了,或许后期她就不会受那么多的苦。”
  虽然我们并没有将表妹的病情如实告知她自己,但是表妹并不傻,他可能早就明白了自己的身体状”真个那沙僧扯着脚,八戒扶着头,把他拽个直,推上脚来,盘膝坐定况,只是大家彼此心照不宣地避免去触及这一敏感话题。谁也不想捅破这最后一层窗户纸,浇灭这最后哪怕一点点希望的光亮,这或许也就是她生命最后的一根稻草。
  我去看她,最常听到她说的便是:“我要养好身体,我要早点回去上学,我妈还等着我长大后去照顾她呢!”
  可是她哪知道自己日夜挂念的母亲也正躺在骨科的病床上。。。
  母亲几番打听,在表妹最后的时光又将她送到了省外的一家医院,那是国内治疗骨癌相关疾病最有名气的医院,母亲希望在她最后的时光里能够减少疼痛的折磨。
  母亲想着舅舅毕竟是表妹的亲生父亲,在表妹的最后关头,想促成他们父女俩见上一面。母亲几经辗转终于联系上了舅舅,毕竟是亲生骨肉,他也赶到了医院。
  只是他一到医院,表妹就变得歇斯底里:“你从来没有管过我和我妈,现在也不需要你管,更不需要你来看我,我没有你这样的父亲,我也不会承认你是我的父亲!”
  母亲后来告诉我,她从没有见过表妹那么痛彻心扉地嘶喊,那么决绝的眼神,那种深入骨髓的恨意。那毕竟才12岁的孩子呀,母亲心痛地搂着村村纳禾稼,处处食香羹表妹,舅舅只能悻悻地离去。

  四、诀别
  没过多久,表妹就走了,那是一个深秋的傍晚,落日余晖透过医院的落地窗洒落在病床上,残阳仿佛如血丝一般殷红,映照在她苍白的脸上。
  临走那一刻,母亲紧紧地抓着她的手,她的嘴角还在微微地颤动,喃喃低语:“我。。认知影响操作。还是最。。。放心不下。。。我妈。。。”
  也许她的离去是一种解脱,不论对于身心而言,她终于可以放下一切,好好地休息一下了,毕竟在这个年纪她承受了太多不属于这个年纪的苦楚。
  我送她的那天,雨水与泪水掺杂,顺着脸颊流入口中,那种苦苦的涩涩的味道,即便如今回忆起来也令我难以释怀。。。
  后来舅妈被送到了精神病医院,母亲告诉她,表妹去外地求学了,待她学业有成,会回来把她接出来的。
  如今一晃十余载已过,这些年都是母亲资助舅妈在精神病院的费用,时不时捎点吃的穿的给她。
  上周我与母亲又前往探望舅妈,这么多年过去了,即便她脸上多了些许皱纹,但是依然改变不了她美人的底子。我也在心底纳闷,舅舅为何当初要抛下这么一个美丽的妻子和懂事的女儿?
 大金融异动拉升,市场的新方向! 也许拥有的并不值得珍惜,憧憬的才是美好吧。。。
  “莲莲也大学毕业了吧,什么时候可以来接我出去?”舅妈两眼放光,充满期许地询问我的母亲。
  母亲似乎不知如何作答,我的内心也猛地怵了一下,也许此刻的舅妈是快乐的,至少是充满希望的。
  然而我心中有种隐隐的痛,满眼是你的人怎么忍心这么伤害?
  男人悄无声息地走了
  女人固执地认为
  他没有理由抛却妻女
  女儿永远地走了
  女人天真地以为
  她不过是在不远的前方迎接自己
  这是一场场无声的诀别
  但这声响又足以撼动我的内心       有所为,有所不为。炸锅了:惊现千手大单,“围剿”低价题材股乃王道。什么是DeFi?它的到来意味着什么?。新安股份,长链二元酸,新日恒力参股全中国最大。天山生物能继续创造历史吗(小说)。突然悟出了潜龙飞天、季度盈亏等指标。选股方式的示例验证。打板第六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