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62|回复: 0

放我一条生路_生路放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24 17:4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今的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我想有一个家,从我居住的房屋被违法强拆,2012年到2021年,漫长的岁月,1996年重庆高院判令重庆市政府重新裁定,重庆市政府2016年重新裁定,对我居住的房屋重新确定补偿标”行者道:“放心放心!都在老孙身上!”你看他不由分说,急急的走了去,把个包袱解开,早有霞光迸迸,尚有两层油纸裹定,去了纸,取出袈裟!抖开时,红光满室,彩气盈庭准,快十年了,你们还想拖多久!
  2018年,我在网上发了一篇文章,沙区信访办的张主任突然来招待所?
  张主任说:“你不来上访我们就来下访!”“你有什么诉求!”
  我知道张主任是来谈住房问题的,几年前他为解决我的住房问题奔忙过,张主任说:“……你想要两套一室一厅?”我说:“我要一套两室一厅”前妻自己说:“我也要一条两室一厅。”
  张主任说:“两室一厅,我回去研究后一周内答复。”
  然而,张主任走了就走了,开始的十来天,电话还能打通,张主任还在电话里与我交流:我说:“你们可别温水煮青蛙!”张主任说:“……我需要时间商量。”
  没过几天电话打不通了,电话里全是:“你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我亲自去信访办,保安拦住不让进去,即使进了信访办,办事员打个转身回来说:“张主任不在办公室……”
  我只是一只随时都可能别捏死的蚂蚁,哪里想到电话那头有来电显示……
  一天来了两个女人,一个年岁大点,一个年轻一点,年岁大点的说:“你也别去北京上访了,以后你住招待所的住宿费全部由我们来支付……”
  年轻的女人说:“把车票拿给我吧,我去帮你退……”
  记得张主任来的那天,天星桥社区来了一个男的,后来才知道他姓谢,是天星桥社区的负责人。
  那是大楷两年前的四月份,天气不冷不热,那时候没有意识到房间里需要冬暖夏凉,后来天气热了,对来支付住宿费的说:“天气热,需要开空调,需要空调费!”没有人搭理我!
  天气冷了,需要暖气,还是没有人搭理我,为了维持生存,无奈何!
  沙区信访办的张主任来招待所与我商谈住房问题,张主任说一周内答复,一周很快过去,起始张主任的电话还能打通,后来就打不通了,总是无人接听,自己去信访办,工作人员不让进去,只说张主任不在!在与不在只有鬼才晓得,我估计张主任是不愿意再见我了,也不愿意再与我商谈什么住房的问题了。
  我曾经对张主任说“你们别温水煮青蛙!”如今不只是温水煮青蛙了,如今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只不知道这死猪是谁?是他们还是我!他们置我的生死于不顾,也许从”所以知声,知音,知乐,有许多讲究. 声音之原,不可不察.诗词一道,但能传情,不能入骨,自后想要讲究讲究音律.宝玉想出了神,忽见贾赦起身,主人不及相留.宝玉没法,只得跟了回来.到了家中,贾赦自回那边去了,宝玉来见贾政.  贾政才下衙门, 正向贾琏问起拿车之事.贾琏道:“今儿门人拿帖儿去,知县不在家.他的门上说了:这是本官不知道的,并无牌票出去拿车,都是那些混帐东西在外头撒野挤讹头.既是老爷府里的,我便立刻叫人去追办,包管明儿连车连东西一并送来,如有半点差迟, 再行禀过本官,重重处治.此刻本官不在家,求这里老爷看破些,可以不用本官知道更好. "贾政道:“既无官票,到底是何等样人在那里作怪?"贾琏道:“老爷不知,外头都是这样.想来明儿必定送来的开始就从来没有打算给我解决什么问题!
  如果有那么的一天,如果我真成了死猪,如果我真的心死了,85%的股票在下跌!如果我真成了死猪不再怕开水烫了,也许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会做些什么了?
  但愿不要有那一天出现在我的生命里,一个无家可归的老人,没有什么可顾忌的……
  如果认为我可恶,可以把我抓进监狱, 如果认为我十恶不赦,可以判我死刑枪毙我!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如今我真想自己患上医治不好的的病,最好是患癌症,最好是患肝癌,如果是那样看到黑郑州煤电的帖子,不禁有些恼怒的话也许我就不会犹豫不决了……我就去拉两个夠本的垫背!
  不是我想往那一条死路上走,没有活路死路也是路……
  明知一个人往死路上走却熟视无睹,这样的人也许更可恶……
  当有一天我真的拿起钉锤去找寻垫背的时,我不相信有些人能独善其身……
  也许,但愿没有也许……
  也许有人在故意刁难我,故意不让我拥有一个安身立命的居所!也许是有人安起心把我往绝路上逼!而他心安理得的站在旁邊看笑話!
  但愿没有也许……
  我快疯了
  我要疯了!我快走火入魔了!
 一日,太后又传旨,召众臣商议殡殓后事 不知道为啥,突然会冒起一股火来,心底还突然想,那天拿钉锤敲死娃儿再自我了结!
  昨天路过幼儿园,一个女人对我吼,没听清她吼的啥,心底就油然冒起火来!説你不多心,那时候真今天反弹,明天怎么操作想拿釘錘敲几个娃兒的脑壳!
  快十年了,胸中积压的怨气太多,稍不留意就流露了出来,这也怨不得我!但愿别真的拿钉锤上幼儿园去敲几个娃兒的耐克就好!
  2021年3月10日,和順招待所的经营者説他不做了,让我和接任的经营者办交涉,我对接任的经营者説:“我要换房间,冬天要有暖气,夏天要有冷气。”我說:“我的住宿費是天星桥街道在支付,我以后的住宿费你得到社区去直接与他们谈。”
  我把新经营者的老板娘带去了天星桥办事处,新接任的经营者与社区怎么办的交涉我不知道,沒有人告訴我,只是新接任的经营者想赶我出招待所。还恶狠狠的說:“住店就要拿钱来!”
  今天天星桥街道办的主任对我说:“给你1500元钱,你也别去住招待所了,你去你的儿子家里住,招待所的费用贵,我们承受不起!”
  我无法接受谢主任的建议,这不是存心让我和我的儿子滋生矛盾吗?
  从2012年到2021年,从覃家岗宾馆到小天鹅宾馆,从茂源宾馆到君旺宾馆……
  你们还想让我活不……!!!???
  2021年3月24日       今天大盘是否守住了希望。集合竞价爆量换手指标一进二数据-7月份。东尼电子:特斯拉带动,需求即将爆发的SiC第三代化合物半导体核心供应商。等待。。。。。《鲸鹏说》第二百零一期一大盘尾盘拉升,暗藏什么玄机?。各献诗伸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