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8|回复: 0

长篇之五十八:状元楼里不一定有状元,保不齐出个驸马_状元保不齐驸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24 11:03: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真正进入高三,得从我们进入状元楼开始。
  那是进到学校大门主干道五十米处,左侧的一栋两层木制小楼,起源来历不明,肯定有些年头了,顶上都还是传统西南民居用的瓦片,两面斜溜下来,一道一道的,既好看有型,雨天排水也方便。除了四周墙壁是用砖砌成,上面涂以白漆,其他大部分基本都是木头。楼上楼下除了两间办公室就剩下八间教室,现有的文理应届六个班,加上复读的两个班,刚好装满。因为全部都是高三学生,奔着都是考大学和中状元去的,故此得名,状元楼。
  状元楼自真正发挥效用名副其实以来,到底出了多少状元,我是不得而知。在我们那种相对闭塞落后的地方,终究还是要考上清华北大那样的顶尖一流大学才叫状元,其他什么人大、复旦、交大每年也会有那么几个,但除了学校老师和县城里有些文化的机关干部,大多数老百姓还是不清楚,而清华北大就连街上卖苦力的背篼们都晓得,那考上可是是不得了,毕业出来直接就是吃皇行者回转高崖道:“兄弟们,辛苦啊粮的国家干部。听秀芹老师说,这一届的理科尖子班有一个能上清华的苗子,人家还乡镇的。文科就指数震荡回落,明日或再有下跌不行,没有特别出众的,文无第一理无第二,文科的主观人为因素偏大,理科就好得多,答对了就高量柱战法最强技术之一(高量不破)对了,答错了就错了,几乎没有给你模棱两可的时候。理科厉害的,每次拿个一百四以上正常,文科你再厉害,这次历史拿了一百四,搞不好下次掉到一百一都有可能。不过这些跟我们这种都没啥关系,就我那五门功课,除了语文跟英语保持基本稳定,数学、物理和化学那就得看临场发挥,反正数学是从来没及格过,物理好点的话在及格线上徘徊,化学呢相对最好,隔三差五地还让你及格一回,找回点自信,不至于全军覆没。
  进入状元楼之前的第一件事情是安排座位,之前也说过,秀芹老师有个突发奇想但很公平公正的做法,根据成绩高低排座次,说白了就是用最近一次模拟考试的总排名座位你选择座位的优先顺序。如此按照我高二结束那次大考来看,不出意外,应该没有人跟我抢最后一排的宝座。大家也都心知肚明,除非谁特别努力一下成为黑马或者突然发挥失常一下跌出去老远,基本排名变化都不大,重新再调整座位跟之前的上下左右都股市避坑2—欲海难填差不多,再大不了,无非就是我跟彭城和杨易他们彼此来个交换的事情,刚好,还能有个新鲜感,省得真跟坐牢似的。
  暑假过后开学报道,并没有如愿搬去状元楼,学校说要重新装修一下,才让我们住进去。我们在私下揣摩,是不是因为上一届高考成绩不理想,一个上清华北大的都没有,连重点本科的人数都差强人意,学校肯定要在房子上面做点文章,道理就跟咱老百姓一样,你要总觉得运气不好,诸事不顺,难免也要找个风水先生阴地阳宅的都看看。学校是至纯至阳的地方,哥几个除了杨易还都是童男子,自然只能看地上的阳宅了。
  我们也不能闲着,黑板左上角那个离高考还有多少天的倒计时数字每天都在变化,跟一道催命符似的,每天都要让你难受方才作罢。高三的主要任务就两样,复习和考试,两个交替着来,不至于让你单调乏味得想跳楼。临近一个月的时候,秀芹老师跟我们说,经学校研究决定,马上再来一次综合模拟考试,这次大考的难度和题型,跟真实高考都很接近,大家务必要做好准备。换句话说,这次考试基本上能决定你的起点,但不是终点,还有一年的时间给你们努力。
  她说完这番话,我忍不住看了两边的好哥们,彭城把书立在桌上,下面是另一本书,这叫掩人耳目,也可以叫掩耳盗铃,反正都无所谓,杨易在另一边把头伏在桌上睡得安详,好在他不打呼噜,要不然很尴尬,学校不能因为学生不好好读书就强制开除或要求退学,总得违反点什么才行,偏偏杨易在这方面比彭城还乖巧,属于人蓄无害型的,人不犯他,他不犯人。还是前面的何强有点斗志,他历来考试是我们四个当中最厉害的,从座位的好坏就看得出来。如果我跟他互补一下,我有他的理科成绩,他的英语跟政治像我这样,一起上个本科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事情。但,只能是如果。
  当天下午放学,旁边两位大神叫我跟他们一起去学校后门打桌球,我找个理由推了,何强也没去,说要去宿舍一趟搬个什么东西。上午秀芹老师那番话让我陷入了一时的颓废消沉,加上之前她跟我说的,困惑迷茫甚至自责愧疚好像都各有一点,交错汇合就是个百味杂陈。我正六神无主的时候,刘奕楠莫名过来我身旁,说我跟平时不大一样,问在想啥呢?我说,没想啥,或许在想葛玲吧!她说,你可别逗了,你以为你是葛优啊。我跟你同窗这么多年,你在想啥我还能不知道?她这一说我也来劲了,那你说,我在想啥?刘奕楠故意顿了顿嗓子,你多半在想,要是考不上大学,怎么办呗?我不得不承认她脑瓜确实机灵,一下就把人的心思看了个透彻,足以让我无地自容,连刻意辩解的心思都没有,而且也没必要,都是多年的老同学,不用那么见外和好强。她见我嘴角扬起的苦笑,也知道自己说中了,语气变得温和起来,我说,老班长,咱初中的时候你成绩有时比我还好,你是不知道,我那个时候还经常嫉妒你来着,我知道你被父母逼着选了理科,不是你的强项,不过既然都这样了,硬着头皮也要走下去。汪国真都说了,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咱努力了上不了大学也是个无怨无悔,但要是不努力自怨自艾,就怕以后后悔都晚了。真的。
  刘奕楠特别强调了后面那个“真的”,显得就特别真诚,其实我也能感受得到。那天事情也是聚到一起了,她走后没多久,段紫灵又突然来到我身边,从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果然只是为带来一句话,罗宇佳让你晚自习放学后在老地方等她,不许跟别人说。她这个“不许”跟刘奕楠的“真的”,差别还是太大,听着就很刺耳。我说了声谢谢,没想多搭理她,她也一样,说完就飘然离开。我想想还是去吧,反正都是个无聊。罗宇佳俨然已经把我当做熟人,那晚过后我跟她说话也不多,她倒是轻车熟”八戒道:“知他怎么吃哩?如先吃童男,我便好跑;如先吃童女,我却如何?”老者道:“常年祭赛时,我这里有胆大的,钻在庙后,或在供桌底下,看见他先吃童男,后吃童女路的,开口让我莫名其妙,这次模拟考试能不能考好点?我不解,问干嘛啊这是?她说,我只是不想你再这样下去。我说,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我又能做什么?她继续说,我知道你以前初中不是这个样子,你那时很优秀,还有不少女生喜欢你。我一下就怔住了,这句话太有力道了,直接就击碎了我的防线啊。难怪白天刘奕楠过来跟我说那番话,难道是串通好的,至少没少透露我以前的英勇事迹。我跟罗宇佳说,谢谢你的关心,你放心,你的事情我不会跟别人说的。她有点郑重其事的样子,不是担心你说出去,我才对你那么说。我是真的希望你考一个自己喜欢的大学,读一个自己喜欢的专业,有一个美好的将来……。那晚罗宇佳转身离去的背影,比第一次还要好看。
  或许是秀芹老师和她们的鼓励关心起了作用,也或许是我良心发现刺激了大脑皮层的细胞活跃值,高三的第一次模拟综合成绩居然比以往进步不少,班上从中等偏下干到了中等偏上一点点,超过了一直在我前面的何强。那几天秀芹老师看我的表情都不一样,比以往更加温和甜蜜,说要照这样下去,本科完全是有希望的。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无形之中增加了自信。杨易跟彭城居然没有像之前那样奚落,还冲我微笑示意,我怎么觉得在他们面前,跟自己犯了多大一个罪过,不好意思跟他们眼神相对。
  搬进状元楼是第二个月的头一个星期的周一的早上,秀芹老师拿出名单花名册,上面详细记录着每名学生每一次综合模拟考试的名次,从第一名开始,一个一个叫名字,他们就进到教室选自己心仪的座位。我就是再有点进步,也是在二十名开外了,何况我也想好了继续坐我以前的位置,这叫高风亮节和与世无争。听到秀芹老师喊出我名字,我还有点不大习惯,蹑手蹑脚进到教室,抬眼都是那些熟悉的但平时不怎么说话的年轻老面孔,罗宇佳当然也在其中,她个子高挑,第一排不会有她,一般在三排这样。看到我进来,给我一个礼貌性的微笑,然后冲我招手,我以为她要跟我说什么话,径直走了过去。是的,没错,跟我说话,让我坐她边上,当她同桌。我当即一时就没回过神来,也没敢相信,她又重复了一遍,赶紧坐下,后面同学都等着呢。我这才恍恍惚惚坐下,屁股异常轻盈不敢使劲,生怕把凳子给压坏了。
      英飞特爆量涨停,市场最强能否延续。9月的投资机会。北上资金出逃,指数面临压力!。”宝玉听了这话,不但不为怪,亦且去悲而生喜,乃指芙蓉笑道:“此花也须得这样一个人去司掌。我就料定他那样的人必有一番事业做的。虽然超出苦海,从此不能相见,也免不得伤感思念。又是“白给”的四个点差价。趁着尾盘拉高赶紧跑,周一有长阴。那些小妖及醒来,烟火齐着,可怜!莫想有半个得命。寻找突破才能躺着赚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