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80|回复: 0

人生无常,死则死矣。_无常人生死则死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19 22:00: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卜予站在这栋荒废十余年的破楼里,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对于鬼怪的恐惧倒还好,最担忧的是,这里很可能逗留着疯子或流浪汉,若真碰到了自己未必打得过,关键精神病杀人是不需要偿命的。

  一楼地面上垃圾遍地,尤其是那一处处干枯或凝固的液体,鬼知道是雨水还是人造水。

  来到教学楼中间,这里是一处空旷的大厅,大厅两侧是楼梯间,两个楼梯间旁分别是男女卫生间,而卜予正站在女卫生间门口。

  卜予用手电照了照女卫生间,犹豫了一会就走进了正厅。

  他是绝对不会进卫生间的,记忆中看过的那些鬼片和听过的鬼故事,卫生间无疑是送人头的地方,尤其的那些配角进一个死一个。

  正厅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留下,不过中空的正厅设计感很前卫,空间高度有四层之高,且每一层都有环廊连接。

  卜予抬头向上望了望,除了悬廊边银色栏杆有些反光外,其他什么也看不清。

  当他收回目光走进西侧的走廊后,四层悬廊上一道白光一闪而过。

  “把手电关了,被发现怎么办。”

  黑暗中一个小胖子赶忙将手电熄灭,虽然没听清是谁说的话,但还是面露歉意,小声道:“对,对不起。”

  “王哥,你说那人在做什么?”黑暗中传出一个女孩的声音。

  站在栏杆前的王天琪默而不语,其实他心里也没底,这半夜三更鬼知道刚才那是人是鬼。

  胖子天生胆小,这次探险也是被王琪天生拉硬拽来的,突然冒出的不速之客可给他吓得不轻,急道:“不会是鬼吧,正常人谁会半夜来这鬼地方?”

  他从踏进这所学校就已经萌生了退意,眼下哪还管是人是鬼,一心希望几人赶紧离开这鬼地方。

  突发的意外让王天琪也有了退意,这荒郊野岭不是鬼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人。

  但作为这个小团队的领导者,就这么直接落跑似乎有些不妥,尤其是在心仪的女孩面前。

  “胖子你也太怂了,这世上哪有什么鬼,估计就是流浪汉。”王天琪自己心里也没底,可逃跑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胖子虽然也不相信这世上有鬼,但这和他胆小并不冲突,又转头看向女孩哀求道:“何曼,咱们回去吧。”

  他知道何曼的话王天琪基本都会听。

  面对胖子哀求的眼神,何曼也有些心软,而且也觉得楼下不像什么好人,“琪哥,要不我们回去吧。”

  王天琪本想顺着何曼说下去,可这时从走廊里走出一个人。

  那人从黑暗中走出,停在了三人身前,道:“现在就走?我才刚开始录。”说完将肩上扛着的摄像机放了下来。

  不待王天琪说话,胖子抢先道:“哥这重磅行动!请抓住大确定性赚钱机会!里有脏东西。”

  张明知道胖子胆小,所以并未在意他口中的鬼,而是露出询问得眼神看向王天琪。

  王天琪看着何曼犹豫了一下,如实道:“刚才你没在,一楼确实有人。”

  张明来到栏杆处向下望了望,问道:“人呢?”

  “已经走了。”王天琪走到张明身旁,看到张明后他心中安定了不少,也不提离开的事了。

  张明生的人高马大,一米八的个头让人很有安全感。

  “这个时间,即便不是鬼也不是什么好人。”何曼说完又将之前的事给张明讲了一遍。

  张明则是摇了摇头,他觉得这几个人胆子太小,这世上怎么可能有鬼,无非就是路过的流浪汉而已。

  见张明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可急坏了胖子,要是这三人不走,他哪敢一个人离开。

  手足无措的胖子突然想到了什么,也顾不得再劝几人离开,赶忙跑到窗户前向教学楼外望了望。

  几人被胖子弄得莫名其妙,王天琪喊了胖子一声,没多久就见胖子慢慢的转过头,脸色煞白看着几人。

  “刚楼下的人好像上楼了。”

  ......

  卜予穿过大厅,从西侧的楼梯上到了二楼。

  走到现在他也渐渐适应了黑暗,二层比一层稍显明亮些,地面上的影子也被拉得更长。

  二楼和一楼并没什么差别,全是教室一间连着一间。

  开始他还会进到教室里看看,进去几次之后就懒得再进了,只是在门口扫上那么一眼。

  一路上走走停停,很快就来了走廊尽头,就在他想要折回去三楼时,被一个房间吸引了过去。

  这个房间里没有课桌,只散落着几个办公桌,在西侧墙上挂着一幅相框,相框太远看不太清,但估摸着应该是荣誉榜之类的。

  卜予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向着相框走了过去。

  相框破损有些严重,外面的玻璃碎得所剩无几。上面贴着的照片除了褶皱和缺失外,其余大部分也已经发霉,只能勉强分辨出两三个人的轮廓。”行者听得此言,忍不住呵呵大笑道:“师父,你忒不济,略有些病儿,就起这个意念

  “黄旭!”卜予惊讶道,他虽然不认识黄旭,但照片下刻印的黄旭俩字非常清晰。

  如果学”说着,又走至凤姐身边,悄悄的说道:“奶奶的那利钱银子,迟不送来,早不送来,这会子二爷在家,他且送这个来了.幸亏我在堂屋里撞见,不然时走了来回奶奶,二爷倘或问奶奶是什么利钱,奶奶自然不肯瞒二爷的,少不得照实告诉二爷.我们二爷那脾气,油锅里的钱还要找出来花呢,听见奶奶有了这个梯己,他还不放心的花了呢.所以我赶着接了过来,叫我说了他两句,谁知奶奶偏听见了问,我就撒谎说香菱来了校里没有重名的老师,那照片上这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应该就是当年跳楼的班主任,也就是自己今天来找的人。

  “英年早逝啊。”

  看着十年一般一般,世界第三之前黄旭那年轻的面孔,卜予忽然有种兔死狐”贾蓉又笑向贾珍道:“果真那府里穷了.前儿我听见凤姑娘和鸳鸯悄悄商议,要偷出老太太的东西去当银子呢悲之感,就是觉得人生无常,生死不由己。

  有多少人年纪轻轻就死了,谁又能肯定下一个不会是自己。

  “妈的,下一个可能真的是我。”他想到了自己的病,还有如今正在做的事,越想越觉得八九不离十。

  伸手将几个照片全撕了下来,随后扔在了地上。

  他倒没什么坏心思,就是单纯的手欠。

  卜予向外走时顺手翻了翻几个办公桌,其中大部分抽屉里都是空的,有的也只是留下几张废纸。

  他顺手拿起一张A4纸张,泛黄的纸面上还留有着字迹。

  “徐...什么玥,王...”

  这字看着像是两个人的名子,只是那两个字有些潦草认不出。

  卜予也没多想,习惯性将纸翻了发过来。

  当A4纸反过来后,另一面竟是崭新的白纸,上面还清晰写着几个红色大字。

  “下一个死的就是你。”       却被他照头一棒,就打的脑浆迸万点桃红,牙齿喷几点玉块,唬得那陈玄奘滚鞍落马,咬指道声“天哪!天哪!刘太保前日打的斑斓虎,还与他斗了半日;今日孙悟空不用争持,把这虎一棒打得稀烂,正是强中更有强中手!”行者拖将虎来道:“师父略坐一坐,等我脱下他的衣服来,穿了走路。正行时,早见落伽山不远,急至前低停云雾观看。节前还有3个交易日,美股企稳,剧情已经安排好!。明天大戏开场。白马股轮番下跌,市场在构建新的发动机。乃于十三年前八月十五日良夜佳辰,蒙父王恩旨着各宫排宴,赏玩月华,共乐清霄盛会。股指震荡整理,大金融护盘军工股分化。垃圾,真的有罪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