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70|回复: 0

不眠不休_不休不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17 13: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果是爱
  --------此题祭奠我无畏的青春
  我订婚了在农历七月二十六日,在我二十九岁生日后五天,这算不算一个喜讯,我终于把自己嫁给了那个我为之歇斯底里的男人。我是不是要大肆庆祝一番。
  三年前那个暑假,我终于下定决心和第一任男朋友分手,去寻找或是等待我想要的人、生活或是爱情。我头也不回,掉了几滴眼泪之后比没有多少伤痛。我等着那个对的人给我幸福的生活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别人要给我介绍,我想还是休养一段时间吧。转眼到了冬天,同宿舍的女人给我介绍了她老公的同事,完全没有感觉,也就没有后续。但我也不着急,尽管已经二十六岁。记得是元旦,那是元月二号,放假。我手机上着QQ。有个男孩,中学校友,高三还同班,但并没有很多的交集,只是认识,印象中略有好感。高三毕业后,只在大学毕业后一年那年过年,大年初一同学聚会,我们在步行街偶遇,我只是惊讶于他变帅了,连话也没说上一句,匆匆而过。偶然的机会在校内联系到了,互加了QQ。所以才有了那天的聊天,他问我又没没有男朋友,我避而不答,他却一再追问,我说最近单身,欢迎介绍。他要了电话号码,打来电话,要自我介绍。这么多年没见,我怎能答应,可最终还是感情战胜了理智。开始联系,很是开心,想起来就会微笑。You are my best girlfriend in my life!被他的热情和直白深深感染。两个星期过后我放假,那时我在学校教书,他毕业后在NJ深造还有半年毕业。放假没几天,他回家来,他希望我能够接他,但由于我有事没能如愿。相约在我的母校SY门口见面。见面的前一天,我特意去做了头发,晚上十点多才回家,看点到手机未接他的电话,原来八点多时他路过我家附近想要提前见一面,再次没能如愿。第二天一早我来到SY门口,他却迟到了十多分钟。我们相遇与马路中央,他迎面走来而我本想去路那边等他,没想到他就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那时早晨九点多,他要请我吃饭,请了过桥米线,巨大的碗,两个人一起吃,还要我不要客气,毕竟都是同学。那天去了母校老区,还去了茶吧坐了好久。后来他把我送回家里。之后是年三十,约好要去他家见父母,那天上午碰面,去买礼品,他突然说,要不别去了,我说好。他又说去,最终还是去了他家。之后过年,大年初一他说不能出来,再之后四五天,他没同我联系,一天晚上我打电话给他,他说他在外面。第二天晚上打给他他说和同学在唱歌。挂了电话我很伤心,我打过电话去说K你要不喜欢我,告诉我。那天晚上他来到我家门口,说我女朋友哭了我谁也不管了。他拉着我的手,之前我记得我们一起走路,他不拉我的手,我想拉他还将我推开。之后,他来我家见我父母。情人节我们在一起,看到有卖花的随口说了句给你买朵花吧,但没有了下文。给我买了东西吃。之后,他买了票回NJ。那天我穿了新衣服等着见他、送他走。他说他妈妈要送他弄到十二点多匆匆见了一面,把他送上火车。之后就靠电话联系。清明节放假,我去NJ找他,他凌晨接到我早晨把我带去学校,买了早饭让我在餐厅等他,那天他还没放假,还要上课。下了课找了住的地方,休息。第二天他放假,三天假期。他带我去了一个老乡那里,那个老乡在NJ打工,在老乡家吃了饭,又去KTV唱歌。他为我唱了童话。但在回去的路上我们吵了一架,因为他在老乡家吃饭的时候指着我凶我,假装发酒疯,演给那个老乡看,那个老乡与我们同龄,还有个同居的女友也在。原因我不知道,但我生气他凶我。来NJ的第三天,我有点生气,我来这你不打算带起去到处看看吗。他说平时学习压力太大,挺累。但最终还是带我出去了,去了NJ大桥。之后我便回家了。由于他没有积极主动带我去玩,之后我便没再去NJ看他。每个月他都会回来一次,坐六个小时的火车,通常没位,和我一起待两天,不回家。有次为了回家给老师请假,还挨了老师的训。
  二
  我和他在一起有很多的林林总总,无法忘记。每天思来想去,是为了证明他对我的感情,还是为了否定他对我的感情,还是为了其他。
  我记得那年五一前后他回来,我们一起去南湖,手机拍照,我俩的合影,QQ上我告诉他要把合影传空间上去,他说别传了,照的不好看,等找了好看的再传。我就把相册加了密。那次他回来,我以为我有麻烦事了我很忐忑,他很生气,责怪我,我就坐那哭,后来发现虚惊一场。再后来我的记忆就追溯到临近暑假。那次我在火车站等回SQ的火车,他打电话来,就记得不太愉快,他觉得我不够关心他。他告诉我大概七月十四号学校就不让住了,因为毕业了,他打算去同学家。他同学家在CZ,一方面离NJ比较近,另一方面可以和同学一起学习。虽然毕业但考试还没全部通过,拿不到证书,一样不能就业。一天他打电话给我说他在CZ,由于他的电话是NJ的号,在CZ是异地这几天就不给我打电话了。每天必有的联系在那时就中断了,我们几乎不发短息,那时也没有发过。但没过几天,七月十九号,那天我生日,晚上他打电话来,说他回南京了,在老乡Y那里,说要考试报名所以回去了,还说明天你生日我回去,我问你确定明天是我生日,他说是呀。后来他回来在家带了一周左右,大多数时间同我在一起。我在火车站见他时发现他头发烫了,才烫不久。我说,你不是没钱了么,有烫头,钱多啊。他说毕业了么,换个形象。这两次他回来,以前是不同我交流,看手机新闻,这两次不停的聊QQ,说是同学。打电话从不当着我的面,跑老远。那阵子,我心情也不好,而且总认为他心里也许装着前女友,也许有一天会装着我。和他在一起,有时我会偷偷的哭,在他看电视或是睡觉的时候。那时是夏天,他从家里冰箱里拿了一瓶营养快线给我,说我看冰箱里有一瓶就拿来来了。还有一次我们一起吃饭,他自顾自的也不管我,我一阵难受,他总是这样,我就很难过地看着他,也不吃东西,后来他说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因为我没挣钱。一周后他走了,我记得他从家里拿了几袋子衣物,包的好好的,也不想让我看到。我记得他拿着东西走的背影。本来说好,八月底要回来的,可是到九月份的的时候,恰逢中秋,他说要去拜访NJ的亲戚,为工作谋出路。一直拖着没回来。从暑假起,就不这么打电话了,两三天三四天通次电话大概几分钟。我每天抱着电话,等。后来,十一前他回来了,他回来那天我们见了面,我还没有放假,去学校上班,他在家待着。周末我回家,他还没走。那天周六我们一起在街上给他买衣服,顺便去买火车票。休息的时候,无意中我要看他的手机,他抓着死活不让看,我扯不过他,气走了了,他追上我解释说,上面有和女同学ZJ短信,关系本来就很铁,怕我看到了误会。我哭着把他同骂了一顿,他说我知道你本来就很生气,我回家这几天我们就见了两次面但家里确实有事。之后他就回NJ了,我继续上班,等他电话。大概是十月十几号,我手机去他空间,发现他和别人开了情侣空间,我很生气。他电话问他,你最近过得不错吧,还跟别人开情侣空间,去死吧。挂了电话,自己在那哭。没有回电,没有解释。晚上,我打了三个电话才有人接,他说他不知道,他天天忙着考试学习,根本就不懂什么情侣空间,可能是他妹妹、他家里人帮他弄得。后来有两三天我不接他电话,那天周五下他既吃了寺内之僧,我亦僧也,我放你去,只但用心仔细些午我没带手机,他打了十几个电话。回家的火车上,我给他打了近一个小时的电话,作为一个男朋友你竟然跟别人开情侣空间,也不怎么给我打电话,在昨天的那种情况下我挂了电话,最后还是我打给你的,种种痛斥。后来情侣空间关了。一切恢复平静。十月二十几号,他同学结婚他非要回来,我说你才会没多久过段时间回来也行,他仍然回来了。那天在TY门口我接到他,他见我第一句说,你们女孩怎么都喜欢弄监管层又挥舞大棒!个齐刘海,我刚烫了头发,后面扎了个马尾。他直接带我去找他同学。他同学ZYG第二天婚礼,这天晚上请同学吃饭。去了才发现都是男同学,很不自在。后来他看看见我另外一件衣服说,你怎么不穿这件,我看看自己这打扮确实挺土。我问我是不是不该去,他说我就带你去你是我媳妇呢。第二天一早,他去卫生间洗澡。他的手机闹铃响了,我拿过他的手机本想给他关了。打开手机,看到手机背景是他搂着一个女孩,他穿着白衬衫,头发是新烫的,他们手里捧着不知从哪摘来栀子花,女孩侧脸抬眼看着他,我以为是我,立马我听消息炒股,不会空仓,注定是条不归路!明白肯定不是我,照片是在一个屋子里照的,后面还有一个旧桌子,上面放着一个饮料瓶和一面镜子。我翻看手机相册,发现他手机里我四月份去南京他给我照的照片不见了,里面仅有三张照片。是一个女孩在火车上,坐在三人位的中间的位置,低头看着手机,齐刘海。拍摄角度应该是站在女孩对面的过道处,我想象出他站在过道、靠着椅背,拿着手机,拍下照片。以及合影上的开心。崩溃。他说我俩什么都没有,我说上床了才叫有什么是吧,歇斯底里。那天ZYG的婚礼,同学在等他,他说你等我回来。他走后,我哭了一会,走了,关了手机,游魂一样在街上逛,然后回家。打开手机,他的短信,别人喜庆的日子他却呆傻在那里。下午,他的电话我没有接,他用公用电话打来,说有话给我说。他来我家,我忙自己的不理他,好久,我说你说吧,他说我就跟她见过一两面,跟她都不熟,照片懂不知道这么回事就设成背景了,手机储存卡小,下学习资料的时候就不以前的照片删了,按时间先后所以恰好省这几张。大不了以后不跟她联系了。那天傍大圣道:“这厮却是无礼!”爬起来,双手轮棒,没头没脸的打将上去晚我和他去火车站买了车票,他说网上查的是明天下午六点多,买到手确实明天早上六点多的。晚上七点多去DH小公园转了圈,他玩笑的说了句你咋恁贱。电动车他带着我他问,你爱我不。分开后,晚上QQ聊天,我说很难过,他说如果你难过就分手吧,我不想你难过。我说好。后来又聊了些,他说你不想理我了么,我说你都安排好了.结果最后没有分手,第二天一早他走了,我没有送她,但发了信息。他走后,紧接着考试,他通过了一门,当时就给我打电话,我没接到。看到后发短信祝贺他,第二天他又通过了一门,打电话给我。没几天,晚上我打电话给他,他说他说他在KTV,考试完放送一下,还有几个老乡。没多会我又打过去,他不接,过了好一会才回过来。同宿舍的Y说以前你打电话,好像也是KTV他立马就回过来了。我又打了好几个,他都不接。最后回过来说,都在那唱歌呢,你一会一个电话。第二天,我看到那女孩的空间发表了一个说说,KTV,很嗨的Q表情。我立马痛到心里,还说不是和她一起。一天深夜两点多,我已经好几天晚上无法入睡了,我打电话给他。火车上认识的女孩,刚认识就拿手机拍照,手机上的照片显然是你给她拍的,根本不是她自己拍的,见了一面就把背景设成你俩的合影,根本不只一面,你拖着不回家,不给我打电话,你肯定有问题。哭着说着,他耐着性子听着。这样的电话打了几次,他说我得专心准备考试,我每天都看书到凌晨两点多你也不是不知道,在我考试完之前这多时间,我们别联系了,我断绝一切外界联系,专心看书,我说好。十月低,那天我发信息问他,你在干嘛,他说在想你,我打电话过去,说了会话,我们又联系了,不能再联系了,我得专心看书。此后二十多天,我没在联系他。十一月,二十三号。他考试已经结束,但他没联系我。我发短信问他,考完了吗。他说考完了。我说,我以为你会第一个告诉我。他说也没事么事,就没说。第二天我打电话,他没接。我发短信问咋不加电话,他说他在SH,异地不方便接电话,是跟NJ的亲戚一起来SH跑工作的事,看看能不能进国企。十二月四号,晚上他发信息给说要回家办相关手续,问我见不见他,我问你想见吗,他说,想。第二天我们见面,我没看到他拿行李。他说还没吃饭,就去一家小店,他在那吃饭,我扒着他的手机看。我看到十一月有一个星期他没和任何人联系,之后就有一个名为亲亲的电话不断出现。我说这是谁,他说是一个小姐,和老乡Y认识,老骚扰他。我说,什么样的人能有这么暧昧的称呼,还经常联系,你半夜两点多给她打电话,你不跟我联系,你天天联系她。不小心按着回拨,电话已经播出,他看到夺过来手机,挂了,那个号码又打过来,他又挂了,并关机。我说我不是有意的,但是他到底是谁。他说谁也不是,我见了你一碗饭也没吃下,你就一直这样。我们吵,我们边走边吵。那天下午,要回学校上班,火车到点了,我转身走了,进站,地道口,他紧接着发来短信,还没来得及看一回头他在我后面,跟我一起上了火车。四十分钟的火车,对面还坐着一对老人,我对着他质问了一路。他在MQ找了地方住。那天晚上我在一边,他在另一边背对着我,好像在找东西,拿着手机看什么。我们去街上买吃的,他说你在这等着,我去超市给你买袋奶,他走后我紧跟其后,站在超市口等他,果不其然,他出来的时候一手拿着奶,一手翻着手机。后来他把手机关机了。我不眠不休,非要看他手机,他很生气,说只让你看五分钟。我看到,他手机QQ登录号码,有两个号码一个他自己的,另外一个是他所谓妹妹的。连密码都有,可以直接登录。第二天我去上班了,我发现那天他上网,把他加密的空间开放了,立马他那个所谓的认的妹妹就去他空间了。自从我发现他的手机背景,我就把的QQ密码要来了,他告诉我那个女孩是他火车上认识的,帮她搬行李,后来就聊天,那女孩叫LN,是陕西山区的,在CZ打工,经历很坎坷,还有一个上高中的弟弟,他说我给你找工作,以后有机会资助她弟弟上学。他对她只是同情。她说认他当哥他就同意了。LN爱玩游戏,要过他的QQ密码。情侣空间就是她弄的。我发现手机背景之后,就把他的QQ密码要过来登他的QQ,跟LN聊天。我说你为什么跟他开情侣空间,她说你管不着,我爱跟谁开就跟谁开,你以后不要很我说话,你们俩的事我也管不了,谁在跟谁说话谁不是人。我说好。我就在他的空间里发表了一个说说,我有一个好媳妇。他知道了就把空间加密了。我打电话问他,他说以后我的空间谁也不让进,我问密码是多少,他最后告诉了我。后来他就把QQ密码也改了,他说我的QQ密码又让她(LN)知道了,所以改了。一个月后,也就是十二月五号,他跟我来到MQ,我去上班,他上网的时候,空间才开放。我上完班回来,继续吵架,质疑,哭闹。       果然是满堂绮绣,四壁绫罗!行者一一观之,都是些穿花纳锦,刺绣销金之物,笑道:“好,好,好,收起收起!把我们的也取出来看看。自己选股模式,量价齐升,有效站稳。碑上有三个篆文大字,下边两行,有十个小字。大师名言集锦。海南高速第二大股东,第三大股东解密。高测股份:科威尔,。五面天生喜,朱唇一点红。”那贾蓉方笑嘻嘻的去了。不知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第六十四回  幽淑女悲题五美吟 浪荡子情遗九龙佩  话说贾蓉见家中诸事已妥,连忙赶至寺中,回明贾珍。于是连夜分派各项执事人役,并预备一切应用幡杠等物。择于初四日卯时请灵柩进城,一面使人知会诸位亲友。是日,丧仪Э耀,宾客如云,自铁槛寺至宁府,夹路看的何止数万人。内中有嗟叹的,也有羡慕的,又有一等半瓶醋的读书人,说是"丧礼与其奢易莫若俭戚"的,一路纷纷议论不一。至未申时方到,将灵柩停放在正堂之内。供奠举哀已毕,亲友渐次散回,只剩族中人分理迎宾送客等事。近亲只有邢大舅相伴未去。贾珍贾蓉此时为礼法所拘,不免在灵旁籍草枕块,恨苦居丧。人散后,仍乘空寻他小姨子们厮混。宝玉亦每日在宁府穿孝,至晚人散,方回园里。凤姐身体未愈,虽不能时常在此,或遇开坛诵经亲友上祭之日,亦扎挣过来,相帮尤氏料理。  一日,供毕早饭,因此时天气尚长,贾珍等连日劳倦,不免在灵旁假寐。宝玉见无客至,遂欲回家看视黛玉,因先回至怡红院中。进入门来,只见院中寂静无人,有几个老婆子与小丫头们在回廊下取便乘凉,也有睡卧的,也有坐着打盹的。宝玉也不去惊动。只有四儿看见,连忙上前来打帘子。将掀起时,只见芳官自内带笑跑出,几乎与宝玉撞个满怀。一见宝玉,方含笑站住,说道:“你怎么来了?你快与我拦住晴雯,他要打我呢。"一语未了,只听得屋内嘻ウ哗喇的乱响,不知是何物撒了一地。随后晴雯赶来骂道:“我看你这小蹄子往那里去,输了不叫打。宝玉不在家,我看你有谁来救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