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56|回复: 0

手工缝包包记_包包手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16 15: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脑子一热,不知那根筋搭错,想做个限量版手工包包背着。

  先买一块小皮子,缝个零钱包试试手,感觉还行,手指累,但做包的过程很解压,专心致志,那几个小时,什么都不想,坐在地板上,饭也不吃,水也不喝,手机也不理,减肥又省眼,感觉很爽,于是又买了两块绿色的大头层牛皮,计划做个大包背着。


  看看教做手工的视频,好多工具,包括打眼的四齿、三齿、两齿、一齿白钢材质的“斩”,锥子、针、线、磨皮子的工具、抠薄皮子的小铲子、胶水、吸铁石按扣、拉链、配饰等等,算下来一套得几百块,便宜的也得几十块,比买个包都贵。所以只想买个锥子,冒雨出去满街小店门市转,都没找到卖锥子的,农村集市上有,但等不及,皮子已等在桌子脚下,卷着个绿筒,看来需要网购。讨厌网购,因为某宝里没钱,不得已,喊娃给本周小结:过山车代付了几块钱,下单。


  锥子在路上走的很慢,每一天我都有了念想,看看它走到哪一站了,像惦记一只小小的宠物,又像惦记一只北归的小燕子。等了一周,总算到货。


  看看,居然买错,不是那种钩子一样勾根线扎过去,带线回来一套就行的缝鞋底儿锥子,是带眼的尖锥,捅一针,很大一个窟窿眼儿。有点儿意兴阑珊,跟熟人闲聊说起这两块皮子,都建议我裁好找个鞋匠给缝合一下,想想也是,鞋匠那里有工具,做啥都方便,抽空跑了去。


  风和日丽,傍晚时分,桃花红,柳条绿,满街都是闲人,走来走去,买东买西。鞋匠跟前堆着许多旧羽绒服,人穿着打扮也很黯淡,明显比那些缝鞋老头儿们年轻,估计眼力该好点儿,跟他谈好价钱,把两块牛皮缝一起,U字形,转出个包的轮廓。开始他不会做,坐在小板凳上,吱嘎吱嘎就开始匝,一直道儿做起,看两边差了一寸多,于是拆了再缝。跟前立着一个退休老工人,穿着打扮干干净净的,背着手,给提建议,“你先钉百强县A股公司排行榜出炉!合计市值抵得上特斯拉+美团+京东+网易+百度,江阴市蝉联榜首,国产芯片封测龙头竟诞生于此几个点儿,固定住,然后再上机子匝它,这样就不跑了。”


  软软的皮子也是有脾气的,扯紧了,会斜,拉松了会皱。缝鞋师傅单膝跪地上转机子,我蹲下托着它,这师傅眼神也不太好,每每剪线时忘了拉长一点,一脱线,我得帮忙认针。拆了缝,牛市?熊市?看这一指标!缝了拆,狠狠匝了两遍,怕它脱线,终于缝好个U形轮廓,提了回家。


  过了两天,想起它,拿出来看,南无阿弥陀万望方便一二佛,那么丑,就一个大袋子,没有一点儿款式样子。某人提起来看了笑,我也觉得不顺眼,拿起剪刀,嘎达嘎达两下,剪掉底部两只角,坐地上接着开始试验。捏巴捏巴,前掐后对,居然能做一个饺子形的包包哎!


  又有活儿干了!

  晚上坐地板上接着开缝。先拆一个旧包,凑出两条背带,一个暗兜,一个内袋,一个吸铁石暗扣,几条拉链。缝好包包的两个底座角,缝内袋,按背带,装拉链。我过高估计了自己的能力,仅仅一个内袋,已经累趴,背带装上更是飘飘着,不敢往里搁东西,生怕一提就断。


  又该上街找缝鞋老师傅了。

  从蒙古来的灰黄沙尘暴越过京城,到我们这里已淡薄许多,街上买卖照旧,卖菠菜的拉一车在喊5块钱两大把,街头公园一群市区退休老头儿老太在围坐说话,也有孤单坐着或推个小车买菜的,高级点儿的,跳个广场舞,再高级点的,撑个花伞,结队穿个裙子或旗袍一扭一扭走几步。早点店门前冷落,过饭点儿了。许多农村的老头儿老太太骑个电三轮车出来,找个树荫,面前摆个儿女们的微信绿色二维码,卖一些小葱、菠菜和地里新采的野菜,如茵陈、面条菜和荠菜,也有香椿和枸杞芽、苜蓿。老人们都喜欢现钱交易,一见拿出手机扫码,往往不大乐意。有个老太太说,她有俩二维码,上午摆儿媳的,下午摆女儿的,公平。只有现钱能落到自己手里。手机扫码的那些钱,得等儿女们想起来了给,万一想不起来,不好意思找她们要。

  上次那位师傅今天没出摊,又走几步,见一排溜坐着仨溪水长流:特斯拉要给这个行业长期大合同满头白发的老鞋匠,虽担心他们的眼神儿,可没得选,对付一下吧!说好价钱,开始先缀背带,两条背带需要匝四次,匝上提起一看,歪,拆了,画线圈好位置再来,又歪。试了又试,拆了又拆,总算装好。又缝两个底座角角,毕竟我手工缝合的不好,机匝一下好看,这个在里面,随便一匝就行。

  想按个暗扣在包口中间,老师傅建议缝个黑色的布吸垫,说那个好。这个在最显眼的地方,属于包包的C位,缝了拆,拆了缝,匝了三四遍,我已经无心再看,怎么折腾它也就这水平了。不过还是开心的跟老师傅说,“今天咱们缝了个限量版的大牌手工包包!”老师傅也说,“这牛皮包结实!装50斤东西都没事儿,够用很长时间了。”想想也是,毕竟是独一份,天下无双的包包,于是乐呵呵掏钱包,发现只有一张红票子,很不好意思的拿出手机扫码,老师傅满心欢喜给缝了一小时多,此时收到的不是现金,他也有点不高兴,说起手机扫码的钱,不好找儿女们要的,一副旧文人考试落第的颓唐相,花白的头,慢慢垂下来,蔫不唧的。

  扫码付过账,我一脸不好意思,连说等下次来付现金哈!然后收拾起那些内袋、碎皮子和暗纽逃逸。顺便拐到超市,多少买了点儿东西,换出零钱,以后还是带些现金好,毕竟还有好些老年人做生意,他们喜欢零钱,网上支付的,不懂手机的他们觉得不安全,儿女再一掺和,变相啃老,很少能落到他们手里。       卖出坚瑞沃能,持科融环境,明日分析。你说马不怕八戒,只怕行者何也?行者五百年前曾受玉帝封在大罗天御马监养马,官名弼马温,故此传留至今,是马皆惧猴子。他把这锦绣娇容如粪土,金珠美貌若灰尘。简单说下当前市场的几个可能补涨标的。”探春又道:“到底要算蘅芜君沉着,`秋无迹',`梦有知',把个忆字竟烘染出来了。耐心等待市场走出方向,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形胜连山远,宫垣接汉清。目前喀什已迅速启动了一级应急响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