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6|回复: 0

第十一章 西边日出东边雨_一章日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27 23:40: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十一章 西边日出东边雨
  励志小说《鱼化龙》(原创)/大福

  (一)
  广东金鑫制药有限公司经李世白折腾后,仅剩下了那个200亩土地和10000平方米的厂房和办公楼的20%的股权,分散在他们十几个股东名下,俞化龙都把这事忘了。今日经高吉星提起,便去见过了尹茵,才知道,这一年多来,李世白混的并不如意,他就靠药厂的每月分得的一万多元的租金养活着,也没分给其他股东,常常,就眼瞅着这米下锅的。
  李世白问股东王茫:“你有我聪明?”
  王茫脸红红地,不好意思地说:“我没你聪明。”
  李世白转身问股东朱三:“你有我聪明?”
  朱三都不好意思,低头说:“我,没你聪明。”
  李世白扬起头,用手理了一下风头,问股东樊理:“你,有我聪明?”
  樊理脸红红地,不好意思地只是摆摆手。
  于是,李世白双眼直盯着股东周军问:“你有我聪明?”
  周军一脸黑气,没好气地说:“你聪明!”
  李世白甩甩手,扬起脖子,面向全体股东说:“既然,你们都没有我聪明,哪,今天这事,我就决定了。”随后,又说,“今天决定这2000万元投资ACC药品的决议,大家就举手,表态通过吧!”
  面前的几个股东,互相用眼神、手势沟通,大家异口同声说:“我们中任何一个人都比你笨,但是,我们这几个人联合起来,就是诸葛亮。投票发对!”
  听了尹茵的解释,俞化龙才理解了李世白的处境。长期以来,李世白处在自责和痛苦之中,就靠着金鑫制药的租金过日子,很是颓废。李世白常常犯病,一病救发疯,病好后,也知道自己冤了已离婚的婆娘,常常以泪洗面。孩子的两个睾丸在腹部没下来,自认为是自己造孽,整日里关门不出,人也消沉下去啦,瘦成了一个麻杆。药厂,股份,旧厂改造,跟他关系不大,所以就不同意三旧改造。
  俞化龙看着李世白过成如今的这个样子,大家心里都很痛苦,俞化龙也觉得自己也很痛苦。为了解决这个痛苦,他动了心思:让高福星先把李世白聘去他的公司做个副总经理,然后,此事按规定分发合作投资后的红利。有了这事后,俞化龙奔波了月余,夜夜都睡不着,常常半夜起来想事,搅和的温月也睡不好觉,老是埋冤他。俞化龙只好说:“月月,你忍银禧科技:宁德时代收购产业链,股权拍卖,定增暂停,这里剧本应该怎么写?忍,再过些天完事了,就好了。”
  沪指走势如“霜降”,控制仓位静待止跌讯号!温月不解地问:“真能办好?”
  俞化龙笑了一下说:“真行!”
  温月疑问:“我看你没那本事?”
  俞化龙笑着说:“不信,我用签字笔画个圈,你就跳不出去!”
  温月问:“吹牛?”
  俞化龙说:“试试?”
  温月说:“嗯!”
  俞化龙马上说:“你,过来!”
  温月不解地问:“咋?”
  俞化龙笑了一下,抬起手,撩起温月的睡衣,那笔在她的肚脐眼子周围画了个圈,然后歪着头看了看说:“你跳啊!”
  主板新股精选温月说:“我的脚不是在圈外?”
  俞化龙说:“可你的身子在圈里呀!”
  温月说:“我的上半身及头不是在圈外?”
  俞化龙说:“可你的脚和下身子在圈里呀!”
  温月说:“唉,是跳不出去了,难道你是如来佛的手掌心?”
  俞化龙说:“哈哈,我就有这个能力办好这件事呀!”
  月初,随着李世白到福星集团公司高就副总经理后,俞化龙的中介活动便圆满完成。
  当晚,福星集团举办了酒会,招待了并兑现了奖金和佣金。参会的有福星集团的领导,以及高吉星、李世白、俞化龙和广州市土地管理中心主任洪良丹,以及政府的一些高官。高福星介绍说玉虚师相真仙地,金阙仁慈治世门,经俞化龙和洪良丹帮忙,福星集团做成了金鑫制药厂的“三旧改造”项目。
  回到家里,温月还没睡,但她眼前放着两瓶酒。俞化龙拿着看了看,说:“我以前见都没见过,甚至连酒瓶上一大堆弯弯曲曲的文字是哪个国家的也不知道。”
  温月却对它很熟悉,娓娓说道:“这种红酒很醇,口感相当不错,余味无穷,颜色又老母对着三藏道:“长老请斋,这是老身与儿妇,亲自动手整理的些极洁极净的茶饭红得非常暧昧,特别要谨防指数再次回落适合在今天你胜利凯旋之时这样的氛围下,喝。”说着,她缓缓地倒了两杯。然后端起一杯,轻轻地摇着,俨然一副品酒专家的派头。俞化龙觉得有点好笑,不过,她现在的样子比最初踉踉跄跄的醉态可爱多了。俞化龙也端起杯子,主动和她碰了一下,说:“干!”然后一饮而尽。但由于喝得太急,俞化龙给呛得连连咳嗽。
  温月笑着说:“你何必这么急,又没人跟你抢!再说了,这种酒可不要大口地干,要慢慢的,仔细的品味,然后喝出它的香醇来。”
  俞化龙脸一热,说:“对不起,我……”
  温月打断俞化龙的话:“好了,我再给你倒一杯吧!”
  俞化龙连忙说:“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来!”俞化龙手忙脚乱地抢过酒瓶,自己倒了一大半杯。这回,俞化龙学着温月的样子,很斯文地抿了一小口,却不急于咽下肚子,而是让它在口舌间逗留:“嗯,味道还真不错,虽说比自己在超市里买的长城干红好喝多了。”
  温月忽然低垂眼睑,轻声一叹,幽幽地说:“如此良辰美酒,只可惜……”
  言语间,似乎藏着无尽的幽怨。她表情的忽然变化,让俞化龙也受到了感染。但俞化龙稍稍整理了一下心绪,笑着安慰她道:“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天街头睡!干!”
  温月微微抬了一下眼睛,说:“好!干!”
  这一次,她没有细细品味,也像俞却说那唐朝驾下有徐茂功、秦叔宝、胡敬德、段志贤、马三宝、程咬金、高士廉、虞世南、房玄龄、杜如晦、萧瑀、傅奕、张道源、张士衡、王珪等两班文武,俱保着那东宫太子与皇后、嫔妃、宫娥、侍长,都在那白虎殿上举哀,一壁厢议传哀诏,要晓谕天下,欲扶太子登基化龙一样,来了个杯见底。
  他们相视一笑。然后,继续倒酒,干。
  透过温暖的灯光,俞化龙感觉温月的眼神有说不尽的风情。诱惑之余,还有某种似曾相识的亲密。俞化龙心中一动,蓦然有种想拥抱她的冲动。不知不觉中,第一瓶喝了大半。俞化龙本来就已经喝了不少酒,这时候就更呈醉态了。而温月,也有了几分醉意。酒酣耳热,情绪也放得开多了。俞化龙借着酒气,大胆地问温月:“看你早就备好了酒,是不是有心要度过一个充满激情的夜晚?”说着,俞化龙将右手搭在桌子上,用亲呢的眼神看着她。
  温月也不恼怒,只瞟了俞化龙一眼,说:“这不是你所期待的吗?”
  气氛迅速变得暧昧起来。俞化龙麻着胆子把搭在桌子上”宝玉笑道:“这一安就安到五更天了. 知道我最怕这些俗套子,在外人跟前不得已的,这会子还怄我就不好了的右手抬起来,慢慢却准确无误地抓住她正准备端酒的手,试探性地问:“哪,你觉得我在期待啥子呢?”温月看着俞化龙的手,却并在摔开,只冷哼了一下,说:“世人没有不偷腥的猫,男人的心大抵一样!”
  俞化龙嘿嘿笑道:“看来,你很了解男人嘛!”
  温月白了俞化龙一眼,说:“像你这种小男人,我没兴趣了解。”
  俞化龙嬉皮笑脸地说:“没关系,只要让我了解你的深浅就行了!”
  温月笑着轻轻拍了拍俞化龙的脸,说:“真看不出来你也会说这种玩笑!”
 功完行满朝金阙,见性明心返故乡 俞化龙佯装委屈地说:“不是吧,难道在你心目中,我竟然是这种形象?”
  温月笑而不语。
  俞化龙抚摸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感叹地说:“这手可真滑嫩,简直是天生尤物!”
  温月吃吃地笑了起来,说:“比它滑嫩的地方还多呢!”
  俞化龙憋屈了多日的情欲,被她这句话彻底点燃了。俞化龙一把拉过她,就要狂吻。但是,她却狠狠地推开了俞化龙,说:“我不喜欢猴急的男人,先去洗个澡!”
  热吻,勾起了他们无限的欲望,俞化龙所有的激情,在这一瞬间开始熊熊燃烧。温月的喘息,与俞化龙的喘息,交汇在一起,成为最刺激情欲的声音。俞化龙的舌头,他的手,肆无忌惮地发出一波一波的进攻。当俞化龙的手抵达温月最隐秘的重磅!大基金二期投资 深科技 。地带时,发现那里已经成为一片湿地,只待俞化龙深入地开垦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